金子

[艾利]文藝三十題(7)

7. 圖書館窗邊 書架後

-- 福禍相依


我很後悔當初選了A大。

我很後悔當初不留意這所大學的什麼狗屁傳統。

我很後悔秋季開學時,不問清楚佩朵拉就答應幫忙。

總之,我現在他媽的想死。


這裡是A大最引以為傲,樓高七層,藏書量為全國大學之冠的圖書館。從窗望出去就看到球場和鐘樓。為了節源,天氣好的時候館內都不開空調,因此不時會飛來三兩只小鳥在窗邊駐足。有女生會偷偷帶來食物餵他們。我也是這裡的常客。有不少冷門的琴譜和小說,我都可以在這找到。另外,因為書櫃高而密,這裡同時是個匿藏的好地方。

我在哲學藏書區待了整個下午。不是因為要看書,而是全學系都在…搜捕我。


我今早十時有課。大約九時半左右,我來到課室門外,感到有點奇怪。平日我是最早到的,怎門已經半掩著?我站在門外聽了一會,聽到一個重點詞。


幹,完了。

「嗨! 利威爾!」我轉過頭。是埃爾文。平日我一定會過去和他談兩句。但我現在很想很想把他的假髮扯下來。


課室裡鴉雀無聲。我第一個反應就是: 跑。



我忘了秋季學期的重頭戲,地獄的盛宴 --- Mr. & Ms. A大。

為什麼是地獄? 當你見到法學部學會室裡鑲了埃爾文穿著早__少女組隊服的照片,你就懂了。

上一年我不在國內而逃過一劫(想起當時歐利奧他們的神情我仍心有餘悸),今年又被他的事煩了整個假期,完全忘了這事兒。


我蓋上書本,望向鐘樓。下午5時左右。他們應該放棄了吧? 還是再等一會保險些。況且,這個靠窗的位子風景也很不錯。外頭飛來了只白鴿,站在我面前歪著頭。我伸出手,掌心向上,牠緩步走來,啄了幾下。

其實來到A大也不壞的。有這樣的圖書館,學系資源充足,心情不好時可以找韓吉,心情好時可以找……

眼前突然一黑。一對溫暖的大手蓋上我雙眼。

洗不去的油彩和炭筆味。

「我可沒心情和你玩猜猜我是誰啊。」

他沒有作聲,手垂在我胸前,頭髮撩著我後頸…感覺像頭撤嬌的小狗。

我嘆了口氣,伸手揉亂他的短髮。他磨蹭得更賣力了。「…喂,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笑。」

他輕輕一笑,蹭上我的手,「我猜你和我在煩惱同一件事。」

這傢伙也被抓去做系代表? …不驚喜,不意外。

他的嘴唇擦過無名指。雖然他想做到不著痕跡,但還是被我發現了。我抽回手,送他一記眼刀,輕輕敲了他的頭。

「痛!」

「別忘記我還未答應你的啊,別得寸進尺。」我站起來去把書放回原位。書放在較高的位置,要用梯子才可放……

梯子呢?該死的,誰拿走了!


「我來吧。」手中的書被奪走,輕鬆放上我頭頂的書架。

「……」

「嗯?怎麼了?」他手扶著書架,裝著一臉無辜的俯視我。腦袋告訴我接著應該大力踩向他的小耶格爾,然後瀟灑離開。

「…噓!」他突然護著我似的壓上來。一陣急速的步聲愈走愈近,聽起來大概有七﹑八人左右。… 要來的終於找到來。

「來了…應該沒這麼多人的…是和找前輩的一起來嗎?」

「…嘖,一定是三毛該死的點子…」我推開他的身子,準備逃跑。

「別。」他用力把我壓得更緊了,「這裡跑出去很容易被發現。」

「不跑難道站在這由他們綁回去嗎?」我死也不要穿著那些噁心的短裙走上台!

「逃不了,就掩人耳目啦。」他脫下外套反轉,露出顏色不同的內側。

「這雙面的。」他靠上來,用外套把我們包裹著。他的氣息愈來愈近。


............


結果我們還是被發現了。


=====================================

其實第8是作好了,但後面的腦閉塞還卡著,所以這章開始會一章一章的更...

抱歉,請原諒作者QAQ


PS:這篇本來在貼吧有連載的,但我打算以後還是只在這更了...感覺這裡比較舒服w氣氛也比較好些... 請大家繼續多多指教唷!(鞠躬

评论(1)

热度(13)

  1. 勾勒ゞ金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