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

[艾利]文藝三十題(8)

今回(作者最愛的)女裝出場注意

=============

 

8. 素描簿

-- 一點一線,更勝千言萬語

 

Mr. & Ms. A 大與其他大學的校花校草選舉分別之處,在於不分男女的競逐校花校草殊榮。

這就是利威爾說的可怕之處。

埃爾文當年不幸(還是有幸?)被抽中去選校花,一身少女組合的服裝嚇得利威爾半死。自此他對選美(?)留下陰影,避之則吉;奈何墨菲定理最愛捉弄世人。

 

「嗚啊啊啊哈哈哈哈wwwwwwwwww 你和埃爾文兩個當真難兄難弟啦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快要笑死了哈哈哈!!!!嗚啊!」

利威爾一本音樂史丟向韓吉的臉。

「韓吉桑!你就少說一句啦!」

比賽要求各系各派兩名代表參加抽籤,除了抽選成校花或校草候選人之外,還要抽籤決定參賽主題。

音樂系的自然是赫里斯塔和利威爾。

「利威爾前輩。」

赫里斯塔從門外探頭進來,陪她過來的還有尤米爾。尤米爾一身帥氣禮服,腰間還配著道具劍。赫里斯塔穿著傳統的紋付羽織袴,長髮綁成俐落的馬尾。多虧佩朵拉的化妝,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可添了幾分英氣。

「啊,赫里?抱歉啦還未準備好,」努力繫緊和服腰帶的佩朵拉抱歉的看著赫里斯塔,「你先去三毛那邊綵排吧!這邊還需要點時間。」

「……」利威爾正站著箱子上,任由佩朵拉和薩莎舞弄。薩莎是佩朵拉是時裝設計系的學妹,被佩朵拉用一個月份的法國面包收買過來。當聽到有吃的時,她用了十分鐘由東翼大樓跑去西翼大樓的音樂室,一見到利威爾就大叫“面包!”然後撲上去…結果被修理得很慘。

 

 

那天被大家五花大綁抓到宿舍威迫利誘時,利威爾依然堅決拒絕參加。又迫又哄了整晚,當大家準備放棄,利威爾一臉 “計劃通り”之際,大家的救星﹑利威爾的剎星: 韓吉‧佐耶颯爽登場!

 

人生於世上有幾個知己? 利威爾黑著臉表示:知己的,一個都嫌多。

韓吉準備由利威爾幼稚園時期的糗事爆來時,利威爾已經舉手投降。

雖然大家很想知道,但見利威爾答應了就作罷。

況且之後再問韓吉也可以。

 

利威爾身上的「瀨戶之花嫁」系列完成。佩朵拉一臉花痴薩莎的一臉面包(?)和韓吉一臉作死還大叫「哇哈哈哈!!!!什麼花嫁啊這跟本是鬼嫁wwwww」令利威爾表情和眼神都死掉了。

抱歉,埃爾文,我那時候不應取笑你。

「來薩莎,我們去吃面包…韓吉桑,別笑了你也跟來。」佩朵拉收歛好,沒好氣地拖著二走出去。關門前,不忘向一直靜靜坐在一旁的艾倫拋個鼓勵的微笑。

 

 

藝術系那邊的準備也是如火如荼。不過,如其說是準備,那根本是狂歡。每年比賽的另類重頭戲就是藝術系參加者標奇立異的裝束,上年的代表身上只穿著牛肉和保鮮紙,頭頂花冠上台。艾倫也認命的任大家耍了。當大家都圍著讓左縫右畫之際,艾倫帶著隨身不離的素描簿和鉛筆,偷偷溜走。

他之前無意中在赫里斯塔口中得知,音樂系的主題是“瀨戶之花嫁”。聽起來總比他們的“優雅熱情森巴舞”好。花嫁……他幻想利威爾一身正裝的樣子。他把幻想力化作行動力,走到音樂系大樓。找到化妝室,正想敲門之際,佩朵拉開門走出來。

「啊!」佩朵拉撞到艾倫懷中,「哪裡來這麼高的男人…啊,抱歉…你是...」

艾倫一副做了壞事被發現的樣子,緊張得立正,雙手繃帶放兩旁,「你好,我…我是藝術系的艾倫,艾倫‧耶格爾。」他壓低聲量,「請…請問利威爾前輩在嗎?」

佩朵拉聽到艾倫的名字,心頭一震。這…這男孩就是上次在圖書館和利威爾桑卿卿我我被抓包的帥哥!天啊好高好帥利威爾桑的頸不累嗎他們是怎樣認識的……

佩朵拉努力壓下她心裡的風起雲湧,露出自以為最得體的笑容,「你好!我是佩朵拉。利威爾桑還未到呢!他再別扭的話大家準備要用八人大轎把他抬過來了。」

艾倫努力無視她詭異的笑容,說,「那…請問我可以在裡面等嗎?」

「可,可以!請隨便!」佩朵拉帶艾倫坐到窗邊,「等一會兒,我去拿水給你?」

「好的,謝謝。」艾倫給了個禮貌的微笑,坐下,打開素描簿,掏出鉛筆,一氣呵成。不一會兒,佩朵拉回來,把水放在窗台,「水我放這。」她瞄向素描簿,語氣帶點好奇和試探,「…可以…給我看看嗎?」

「隨便。」艾倫笑一笑,把素描簿遞給佩朵拉。佩朵拉微笑道謝。第一頁,第二頁,第三頁...她靜靜地,仔細地欣賞每一幅畫。裡面幾乎都是同一個人。他的側臉,難以察覺的笑容,打瞌睡的時候……以佩朵拉的說法是,每一筆都充滿著愛。

「…...謝謝你,」她把簿子還給艾倫,「真的很漂亮……很動人。」她的八卦心理頓時收起,心裡一片平靜。她雙手棒著馬克杯,看著杯中濃茶的倒影,「…你是真的喜歡他。」

「這是當然的,」男孩回答很自信,突然臉紅了些,別過頭去,「...明明認識不到一年,但已陷得這麼深了。」他說得淡若雲煙,理所當然。

 

 

利威爾無焦點的望著天空。他面無表情,一臉妝容,像尊攝人心神的娃娃。厚重的十三單白無垢重重包裹他的身子,在艾倫眼裡,彷彿下一秒就會不勝負荷倒在風中。

「艾倫。」

利威爾的呼喚把艾倫從胡思亂想中拉回來。他定一定神,到向利威爾身邊。他知道現在的利威爾很累,心情差到一個極致。利威爾想走下蘋果箱,奈何和服像是連他的腳步也鎖起,他怎也踏不到地上。艾倫伸手扶著他,小心翼翼。雙腳著地一刻,利威爾的心情好了些。

「辛苦了。」艾倫把利威爾臉額兩鬢的長髮撥到後邊,擦去額角的汗。

「臉…眼…好辛苦…」艾倫想起了剛才佩朵拉把粉拍上利威爾臉上時,他一副…像是壞掉的樣子。艾倫苦笑,摸摸利威爾的頭。對他來說,那根本是極刑。

「忍一忍吧,過了今晚就完了。」

「…不要。」利威爾把臉埋在艾倫胸膛,蹭上單薄的襯衣。

 

艾倫和他的小伙伴都驚呆了。

 



「利~威~爾~快過來啦~~咦?嘩噗…!!!」佩朵拉在驚呆了0.1秒之後瞬間掩著韓吉的嘴,成功阻止了場慘劇。

早在聽到走廊上的腳步聲時,艾倫已經好好地蓋著懷裡利威爾的耳朵。加上利威爾真的累透了,這種程度吵不醒他。韓吉努力忍著笑,掏出手機拍下這一幕。

「艾倫,發生什麼事了?」佩朵拉放經腳步走到艾倫旁,擔心的看著利威爾,「怎妝都...?」

「佩朵拉桑,請不要再上妝好嗎?」艾倫的語氣恭敬中帶點強硬,「前輩他很怕有東西塗在身上。」

「嘛,也不是不可以啦…」佩朵拉雙手合什,一臉歉意,「抱歉啦艾倫,我都忘了利威爾桑的習慣…」

艾倫微笑,接受佩朵拉的道歉。「我也差不多要走了,他們要抓狂了,」他俯身湊到利威爾耳邊,「利威爾前輩,我走了。你也睡夠了,快醒吧。」之後輕輕偷腥的吻上他的鬢角。

「…嗯…」利威爾雙眼半開,雙手環上艾倫,蹭上他的肩膀,找個舒服的位置,再次睡著。

「qfbijgg9u1h2jwgh$R&GQJ:VLGKVwwwwwwwwwwwww」韓吉趕緊轉身掩嘴。

 

砰的一聲,門被打開。

「艾倫‧耶格爾!我知你在這!給我死出來!」讓穿著一身森巴綠葉,背面掛著一排七彩大羽毛,頭頂著兩個大髻,加上可以嚇哭小孩的妝容,和其他人一起衝了進來。

 

利威爾緩緩站起。

 

艾倫一副「吾友,我永遠懷念你」的樣子看著讓。

「…………」韓吉拉著佩朵拉靜靜的逃出房間。

 

 

至於這年,由藝術系的二人以其充滿獵奇藝術感的衣著和讓腫一臉(他的解釋是為藝術犧牲)贏得大家的同情分得到冠軍,已是後話了。

 

 

又後來,利威爾回去收拾時,發現到窗邊桌上的一本畫簿。

這也是後話了。


评论(1)

热度(9)